追鸿

现实有事,Bleach回坑,全员都心疼,偏爱九番队和黑崎石田家
绣春刀一定等情况稳定之后填完。
玄间疾风是白月光。
不再搞其他同人了,取关随意,谢谢你曾经喜欢过我写的东西还听我叨叨叨,真的很谢谢你们

【大搜/鸟饲诚一x小池茂】【烂尾警告】岁月正好

+存在大量错字错句,逻辑不通及人物崩坏现象,我是认真的,因为这次我打字的时候室内温度都在零下……大脑基本是不工作了
+无剧情,纯粹为了表扬两位零几年时惊为天人的脸。
+高中生鸟饲x大学生小池,无差,大概是一个想做点什么的鸟饲和另一个不许鸟饲做什么的小池。被花君ng花絮里突然撒娇的栗子闪到了……

  在这个世界上,美好的故事都是从巧合开始的,而人生又到处充满了由巧合牵绊起的缘分。无巧不成书,那些在不经意之间碰见的人,在不经意间遇到的一个微笑,往往就成了整段人生故事里最微小,也最精彩的开始。

  鸟饲坐在二楼的阳台上,带着耳机听CD,初夏的天气里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下身倒是套着长长的运动裤——那是姐姐要他穿着的。

  “如果想继续在窗户边吹风就给我好好穿衣服。”十分钟以前刚刚被这样教训过。

  姐姐绫子正在院子里晾衣服,白色的被单被风吹起来,发出质朴的声响。鸟饲看到一个瘦削挺拔的人从街角转弯,朝着他们的屋子走过来。

  “请问,这里有一户叫浅野的人家吗?”男人站在大门外向绫子搭话,他说话的时候身体微微向前倾着,字咬得很清楚。

  “嗯,您再往前走一个路口就能看到了。”

  男人礼貌道谢,抬头看到鸟饲,先是被突然出现在视野里的男孩吓了一跳,接着就露出淡淡的笑容。

  这是成年人才会有的表情,介乎对少年的怜爱和欣赏之间。鸟饲不能很好的定义这种感情,放在一个不那么正派的家伙身上,他也许会警觉,但是现在他面对着的是一个仪表端庄,样貌周正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男人诉说着善意的微笑让人移不开眼。

  想要知道他的名字。他的脑子里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他看着这个引起自己好奇的男人,本来和煦的微风像是突然打了个转,将鸟饲放在腿上的书卷了下去,他手忙脚乱地想要抓住,却差点让自己也一并栽倒。

  “诚一!”掉落的课本吓了绫子和正要离开的男人一跳,飞奔下楼的鸟饲从姐姐手里接过书,发现男人停下了脚步,盯着他。

  “不许再在窗棱上坐着了!”绫子很生气,鸟饲却没像往常一样跟姐姐撒娇道歉。因为匆忙,他没有穿好鞋,草坪上的水汽透过袜子渗进来,刺得鸟饲心里痒痒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可以认识你吗?”心里的声音正大声催促着他问出来。

  “你干什么呢?快回去,好好回去呆着。”他被姐姐推回屋子里,直到进去的前一刻,男人还在看他。

  男人每个周六下午两点左右都会经过鸟饲家,对鸟饲露出微笑,然后他们会维持着对视的样子直到其中一个离开对方的视野。鸟饲不想让男人觉得自己在刻意等他,因此在这些固定的会面时间里,他有时在读书,有时在听音乐,有时两者共同进行,有时又只是单纯在吹风。不过看似很专心的鸟饲又总能在适当的时候捕捉到正冲他微笑着的男人,这让少年感到一丝奇妙的骄傲,好像自己独占了这个人的目光一样。男人的目的地似乎一直是下一个路口的浅野家,却走着很奇怪的路线。从门口路过的做法在鸟饲看来肯定是带着特殊的含义。他跟浅野家的第二个孩子浅野光在一个班读书,有时会一起同路回家,于是他很清楚只要有正常思维的人都应该选择两户人家之间的大道,再在路口决定之后的方向。

  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暗自猜测着其中的门道,是想要看到姐姐吗?可是姐姐不是每一次都在晾衣服,还是只因为他真的不知道那条大路?鸟饲不喜欢第二种假设,那样显得男人太笨了,他不喜欢愚蠢的人,也不希望这个男人是愚蠢的。但他同样不期待第一种假设成立,不是因为对姐姐的依赖感,只是每当想到这个男人的微笑是准备给姐姐的时候,失落的心情就会蔓延开来。

  那么,原因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吗?他小心地假设着,在每一个周六的下午坐在窗台上等着男人经过,把温暖和友爱带给他。

  他本以为自己和男人之间的缘分仅仅止步于周六的午后,所以当有一天他在放学的路上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完全没来得及去追上,只能看到他抱着书,手里拿着面包走得急匆匆的,像是赶着去上课。

  “大学生活要忙到没时间吃饭吗?”他去问姐姐,绫子支着脑袋想了半天只能给他吐出一句不一定。

  不好好吃饭,怪不得会瘦成那个样子。鸟饲想着,他要是男人的朋友,一定会拽着他认真吃每一餐饭的。

  想要认识他,想要和他一起吃饭。怀着这样懵懂心思的鸟饲第一次在课堂上分神,盯着窗外。

  “鸟饲同学,讲一下第三题。”

  他回过神,前座的同学侧过半个身子给他指出页码。老师看起来很疑惑,在鸟饲讲题的时间里同样也看着窗外,好像那里有人把她的好学生拐走了一样。

  “你最近是不是请了家教?”期中考之后的放学路上,他这么问浅野光。

  “你这种特优生难道也需要家教吗?”周围的朋友都开始揶揄鸟饲,对此他只能笑笑,锲而不舍地问:“你是不是请了家教啊?”

  “是啦是啦,”阿光搂着他的肩膀,“他是大学生,我大哥的后辈,被拜托来教我的。”

  “咦,浅野哥为什么不亲自教你?”放学路上总是吵吵闹闹,平常时鸟饲也会跟着他们开开玩笑,只是现在他心里挂念着一个人,自然脚步也沉重起来。

  “他那个臭脾气谁要他教啊。”浅野光这样说着,“小池哥人就很好。怎么样,诚一,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哦?虽然你肯定要比我厉害很多。”

  “他叫小池吗?”

  “嗯,小池茂。”

  “那,拜托你。”

  他希望能进一步认识那个人,希望跟他说话。

  这周六一早他就去了浅野家,浅野光的房间不靠近街道,他便不能看着男人从远处过来。靠在屋子的墙上,鸟饲不着边际地想看不到坐在窗口的他,男人今天会不会感到不习惯。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小池哥人很温和来着,不用怕。”曲解了他的坐立不安,浅野光一边看漫画一边安慰着他。

  小池茂来的时间比浅野说的晚了十分钟,穿着T恤和休闲裤,单肩背着书包,头发有点乱,但是这完全不影响他在鸟饲心中的形象,甚至因为距离的拉近让鸟饲产生了一种置身梦幻,心跳加速的感觉。小池先是和浅野打招呼,在看到鸟饲的时候,本来微微上扬的嘴角跃动着想要表现得更张扬。鸟饲感到开心,他看出小池为自己的到来而惊喜。这么想来,那些路过门口时的笑容的确是留给他的。

  “鸟饲同学的成绩很好,完全不需要我辅导了。”听完浅野的介绍,小池这样评价着,看向他的眼神里又多了很多让人欢喜的情绪。

  “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啊,可是诚一......”

  “是我拜托阿光的。”鸟饲把话语权抢过来,“您也叫我诚一就可以了。”

  说完这话,又担心自己太主动了,鸟饲赶忙补充道:“如果,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不胜荣幸。”小池被鸟饲的样子逗笑了,如果不是因为屋里有其他人在,他很想摸摸这个孩子的头发,想碰碰他。

  “既然来了就一起做作业吧。”感觉屋子里的空气有点沉闷,站起来打开窗户,小池这样提议道。

  “诚一的作业一般周五就会做完哦。”

  鸟饲冲小池点点头,他举起手中的书本说:“我会坐一边安静看书的。”

  “只要在做跟学习有关的事就可以了。”

  鸟饲拒绝了浅野光分一半书桌给他的提议,选择和小池一起坐在屋子的一角。他们挨得很近,谁也没有就距离的问题表现出不适。小池在做他的大学课业,鸟饲几次分神出去想看明白上面的公式和寥寥注解。小池注意到了,他又露出那像是面对小动物一般的成熟的表情,耐心解完一道题,接着抽出鸟饲手中的书,将两个人的书本交换。

  “不懂可以问我。”他跟鸟饲耳语道。

  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鸟饲咬了一下舌尖,跟书页上那些陌生的符号较劲。

  “这个是int,向下取整函数。”

  “integer。”

  “哎?英语很好。”小池只觉得这个男孩时时刻刻都能给他惊喜,便指着另一行说:“float。”

  “浮动。”

  “英语里有这个意思没错,在这本书里它叫浮点型数据类型。”

  “......”怎么就忘了浅野哥是学计算机的呢,鸟饲咋舌,他发现小池正钻研着他的表情,那样子就好像无论自己说了什么,只要在说话,他就会一直微笑着听下去一样。瞥了一眼正在做作业的同学,心下一横,鸟饲猛地向前一冲,在小池的嘴角点了一下,不等对方反应,拿起书用最快的速度逃走了。

  浅野光听到背后混乱的声音,回头只看到自己同学跑走留下的一地狼藉,他的老师正拿着一本没见过的书,红着脸,眼睛发飘地坐在那里。

  “小池哥?”想着是不是小池给鸟饲显摆,把人激跑了,他试探道。

  “没事。”

  “诚一是有一点高高在上,好像什么都懂,看起来不太好相处的样子,但是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你不要在意啊。”

  小池看着手里的书,又看看自己的学生,安抚着说道:“我明白,没事的。”

  尽管有点为小池的课业担忧,但是鸟饲依旧把那天匆忙之间拿错的课本留到了下一个周六。去大学里还书只能在公共场合下见面,自己留着书却有可能将小池请进家里做客。这样一来,即便是为自己冒犯的行为生气,小池也会跟他进行开诚布公的谈话。怀着这样的心思,鸟饲从一点开始就坐在窗台上,脖子上挂着耳机,里面却没有音乐,放在膝盖上的书也没有打开。

  他在等着小池,想第一眼就能看到他。

  那一天他在窗口坐到晚上六点才等来了他想看见的人,期间绫子试图把弟弟从窗户上揪下来,遭到了史无前例的强烈反抗。姐弟俩的冷战持续到六点过五分,由一个叫小池茂的年轻人打破。

  “想着上完课再来找你的。”将小池请到屋子里,鸟饲这才关上窗户打开空调。这一年的气温总是偏高,还没进七月,在自然风的环境里呆了几个小时,又吵架又心焦,鸟饲的后背出了一层汗。水迹印在棉质背心上,像是一股股青春的气息在呐喊。小池深呼吸,他把鸟饲的书从背包里拿出来。

  “书不在,耽误了一些课。”

  “那你为什么不来拿呢?”说出这种小孩子一样的质问,鸟饲立刻后悔,赶忙接话:“最近要期末考,作业太多,我就忘了让浅野哥给你带书了。”

  “没关系,我正想来找你。”

  终于要说到他冲动的行为了吗?鸟饲没有跟小池面对面坐着,而是又一次亲近了他,挨着他坐下。

  “小池先生讨厌我吗?”

  “讨厌的话,我就会拜托浅野前辈帮忙了。”
  “那就是喜欢了?”

  小池没有回答,他看向鸟饲的眼神是带着多余的感情的,这种感情在现在的天气里显得灼热。鸟饲又凑近了一些,正当想要继续向前的时候小池突然抵住了他的肩膀。

  “您讨厌我亲您吗?”

  “不讨厌。”

  “那就也是喜欢了。”他这样笑着说,像极了要邀功的小狗。

  短暂的犹豫之后,小池不再拦着他。

  对于两个相互喜欢的人,想要触碰,想要接吻,想要拥抱都是很正常的事。在那天晚上,鸟饲显得有些急躁,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这是正常的反应,情感上却觉得羞耻。

  “我要去冲凉。”他给小池说。

  在鸟饲离开的那段时间里,小池茂在思考。他总是这样去处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思考,思考,思考,最后才会行动。所以他拖了整整一周才来要回自己的书。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鸟饲时的想法:漂亮,年轻,能够吸引一切他想吸引的人。

  这样的想法不是变态是什么,一开始,在那个下午教导浅野光的时候,他的良心一直在谴责自己。然而到了下一周,本来打算好再也不见到男孩的自己竟然不自觉地绕路经过他的家。

  那个男孩又是不顾危险地坐在窗台上,穿着短裤和T恤,短短的袖子卷到肩膀,露出两条线条优美的胳膊,在见到他的时候露出和自己不一样的恣意的笑容。

  小池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对这个男孩的好感,只要见到他就能开心。一周在窗口见他一次就够了,就满足了,这样接下来的一周无论是实验还是研讨就都能顺利进行下去。

  “小池变活泼了啊。”分在同一组的同学这样夸奖他。

  这是男孩带给他的礼物,让他愿意同别人交流。怀着这样感激和喜欢的心情,他养成了每个周六绕路经过男孩家的习惯。

  他应该也姓鸟饲,看着门口的名牌,小池暗暗在心里想着,这样的孩子会有怎样好听的名字呢?

  自己果然还是一个变态吧,对一个未成年人有过分的想法。

  但是喜欢这种感情天性自由,年龄又怎么可能束缚住它。小池茂环视着整洁的屋子,台灯架上挂着一个戒指形状的吊坠。他按下开关,暖黄色的灯光撒满整个桌面,吊坠的影子在那上面逡巡着。

  “小池先生?”想事情想出了神,直到鸟饲在一旁出声小池才闻到他身上的肥皂香味。凉气从他身上传过来,小池拿过遥控器把空调关上。

  “啊,不碍事的。”

  “小心着凉。”

  “出现了,讨厌的大人。”没有反感这样的抱怨,小池反而觉得这样的鸟饲才是真实而可爱的。他本就无需在一个成年人面前装作成熟。

  “这个吊坠是你的吗?”

  “前男友的。”没料到会回答的这么迅速,小池有些诧异地看过去,虽然是高中生,但已经要比他高的男孩带着一脸无所谓说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交往的时间长了,总有东西舍不得扔。”

  对这样突然坦率的人,小池只觉得喜欢的感情又加深了。

  “你喜欢男生这件事,家里人知道吗?”

  “姐姐可能有察觉吧。”鸟饲的语气有些不确定,“要不然怎么会在我第一次和小池先生见面的时候那么急着把我塞回屋子里。”

  “我被当成坏人了吗?”小池哭笑不得。

  “怎么会,您是好人来着。”

  他们迅速而热烈地交往起来,在周末,借着辅导的名义。相比鸟饲固定的作息时间,大学生的课表更为灵活,在不忙的时候他会到学校附近接鸟饲,两个人围着城区绕好大一圈才回家。当然,他们见面的时候并不是每一次都没有正事可做,小池经常会拿上作业,抱着电脑来鸟饲家,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偶尔会因为过于专心脱口说出正在看的课程资料和正在打的代码符号,每到这种情况,他们总是相视而笑,默契地安静下来。

  和更活泼更主动的鸟饲不同,小池严格控制着这段恋情的距离感,亲吻也都点到为止,这让鸟饲有一种被看轻的想法,每到这时候,小池都会露出为难的表情,这又会让他心软下来。哪怕不能理解,他也多少明白作为成年人的顾虑。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这是不是一种不想承担责任的狡辩呢?在炎热的天气里,高中生鸟饲诚一品尝着爱情这颗甜蜜和苦涩交替出现的糖果。他现在正坐在大学校园的花坛边,等小池下课。路过的情侣都大方交握着双手,有些搂抱着,更过分的一些则让鸟饲忍不住转开眼睛。

  “久等了。”花坛就在教学楼旁边,现在应该是下午的最后一堂课下课的时间,学校里的人流量很大。鸟饲看到小池身后一些好奇的眼神,被注视着的感觉让人局促。

  “诚一。”看到他的反应,小池回头看到他的同学们,就干脆这样介绍道。

  没有姓氏,也没提他的身份,只是简简单单“诚一”一个名字,同学们好像是习惯了小池的说话方式,都冲这个小弟弟笑笑,便各自离开了。

  打发走朋友之后,小池向鸟饲提议道:“想不想去我们社团活动的地方看看?”

  “您参加了什么社团吗?”

  “曾经学过一段时间的书道,权当打发时间的。”

  他还不知道小池有着这样的爱好,想到在房间里,他滔滔不绝讲述自己对大海的喜爱,对社科类书籍的好奇时,这个人只是在静静听着,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的兴趣。鸟饲心里那种被轻视的想法又回来了,他便趁这个机会问道:“您刚刚为什么那样介绍我呢?”

  “因为把你称作恋人的话我们都会有点困扰吧。”

  “我不会哦。”

  “那如果我在浅野同学面前介绍你为我的男朋友也没关系吗?”

  鸟饲沉默,他知道小池说的有道理。

  “比起这个,您为什么不说我是您弟弟一类的关系呢?”

  “因为你不是我弟弟。”

  “那我是什么?”

  小池瞪了鸟饲一眼,那看起来更像是嗔怪他的明知故问:“男朋友。”

  “哎?什么什么?”

  “男朋友。”

  鸟饲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把头扭向一边,想要和小池牵手的想法冒出来。他在心里努力按捺着,不许这个轻飘飘的家伙浮起来。

  “到了。”小池打开活动室的门,把鸟饲让进去。

  书道社里弥漫着墨香和纸卷堆积的味道,鸟饲自己搬了个椅子坐下,他看着小池拿出写字需要用的各样用具,好奇地上手摸了摸。

  他见过小池认真的样子,但是现在和那些时间不同,小池是在一种放松的状态下认真做事的,这让他的动作看起来更具观赏性。

  “要来试试吗?”自己写了一会,小池突然问他。

  “我不会啊。”

  “不是什么难事。”小池把笔递给鸟饲,用手抓着他的,半搂着他临摹一张字帖上的字。

  “你不担心有其他人进来吗?”

  “今天没有活动,我不过正巧拿着钥匙而已。”小池一笔一划地带着鸟饲写,好像在开习字班一样。正直的模样让鸟饲无法作他想,耍了一会性子,心不在焉地跟着怀抱着他的人的动作走,他见小池真的只是要教他写字,只好放松手腕,认真跟着练习起来。

  “常练书法,有利于精神集中。”将练好的字摆出来,小池挑出其中一张送给鸟饲,说:“诚一同学也可以多试试,免得总在做正事的时候分神。”

  鸟饲心虚地接过来:被发现不专心了。

  现在是下午六点,黄昏下活动室内的光线渐渐变得昏暗。鸟饲看着正在收拾用具的小池,那个问题就这么从嘴边滑了出来:“小池先生为什么不跟我做那种事情呢?”

  听到这个问题,小池整理的动作停了一下,但他接着就像早就准备好一样地把问题抛了回去:“你希望我和你做那种事吗?”

  “这是恋人之间正常的行为吧?”

  “成年恋人之间。”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啊。”鸟饲有些无奈,“我是无所谓,小池先生作为成年人没有需求吗?”

  小池久久看着鸟饲不说话,这表示他心里有答案但是不肯表达。鸟饲走到他面前,让自己严肃起来。他心里是有怨气的,为了让小池说出心里的想法他总是要想各种各样的方式,从服软到胡闹无所不用其极。现在走近了,鸟饲发现挺直脊背的话,自己甚至要比小池高一点,便借助这个优势假装强硬地问道:“究竟有没有需求呢,小池先生?”

  “有需求的话,又是找谁解决的呢?”这是一句纯粹的气话,却成功地让小池的眼睛睁大了。

  “我没有那种习惯。”他生硬地说。

  “那就是自己解决的了?您还真是老式啊。”

  面对着伶牙俐齿的高中生,小池想要发火又顾忌着,他太过注意压抑自己的情绪,甚至没有注意到鸟饲语气的改变。

  “有我这个很老套的恋人还真是对不起啊。”

  “......不是这个意思,跟您做恋人很开心。”鸟饲恨不能此刻在地上跺跺脚,好把那点憋着的话说清楚:“我今年也15岁了啊。”

  “所以?”

  “所以小池先生也把我当做一个接近成年的人来看吧。”

  “这可做不到。”

  “为什么?”

  “且不论你距离法律上的成年年龄还有五年时间,哪怕是我也刚刚成年而已。首先,我并不认为你具备承担成年人应当承担的事情的资格。”

  此刻鸟饲心里犹如万马奔腾,他是真没想到小池拒绝他的话能说得这么官方:“您的交往对象就没有说过您不通人情吗?”

  “有啊,鸟饲诚一。”

  这还击可真是水平高超到猝不及防,鸟饲伤脑筋地想,这个人是怎么从榆木脑袋和情话高手之间来回切换的?但这样的回答也让他冷静下来,既然想让对方把自己当做成人来对待就要拿出相应的水准,鸟饲往前站一步提议道:“我们来接吻吧,小池先生。”

  “什么?”

  “和之前那些吻都不一样的,我们重新来接吻吧。”

  一开始听到这话的时候,小池还以为不过又是这个孩子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新策略罢了。

  绫子是在七点多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的,电话中的背景很安静,除了一点很像什么机器运作时发出的抽气声之外只有自家弟弟听起来心情很好的道歉。

  “今天能不能在同学家留宿呢?”

  “哎——哪个同学?你不是说不喜欢和别人在外面住吗?”

  “你就答应一下嘛。”

  “那不可以做出格的事情哦,在别人家也要懂礼貌。”

  “知道了知道了,姐姐最棒最喜欢你了!”

  听多了这种过分的恭维,绫子一边念叨着“发生了什么好事情高兴成这样”,一边打扫着房间。打开鸟饲的屋门,她照旧看到还算整洁的屋子。绫子满意地笑笑,拿起书桌下的垃圾桶打算帮忙倒掉,却被一张不起眼的粉红色书皮吸引住。鲜亮的颜色在一摞卷子的映衬下特别显眼,她抽出来,读着上面印刷的字。

  “‘初吻体验特辑’......”

  ……

   “诚一真是变成大孩子了呢......”




+本来是想写类似美少年之恋那样的故事的,因为电影的基调缓和忧郁,一度还拿来当了bgm,但是后来真的下不了死手,就让两个人停在这里好了。
+虽然写的真的挺烂的,但是鸟饲还是要加油早日推倒小池先生哦

评论(1)
热度(5)

© 追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