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鸿

现实有事,Bleach回坑,全员都心疼,偏爱九番队和黑崎石田家
绣春刀一定等情况稳定之后填完。
玄间疾风是白月光。
不再搞其他同人了,取关随意,谢谢你曾经喜欢过我写的东西还听我叨叨叨,真的很谢谢你们

【大搜/鸟饲诚一x小池茂】将错就错,一见钟情【试发】

+脑洞和大纲来自小姐姐,我爱小姐姐。

+痴汉鸟饲【他不痴汉这车没法开】单箭头真下,想要重新开始的小池,里面可能有不定数量的错字,错句,人物崩坏以及逻辑混乱。

+不禁想起湾岸署长多年前和青岛的一段ng对话:

  “为什么要跟踪人家呢?”

  “因为喜欢咯。”

  “喜欢的话就大力地摇啊。”

  嘿,嘿,嘿。

+四舍五入总共开了三次车,亲眼看着它从山地退化成摩拜,现在这是要变成学步车了。拉灯不影响剧情,知道我水平,不用非要点进去看的。

  鸟饲诚一喜欢上了一个人,在一个不合时宜的时间点上,他对一个人一见钟情。

  那是一见钟情,鸟饲比谁都确定自己的感觉,无论是在书本中还是在那些电影上,还有他常听的音乐所表达出的主题里,那些飘渺的不可捉摸的形容和演奏在见到这个人的瞬间都变成了现实的可以抓到看到的东西。从这位叫小池茂的搜查员出现的那一刻开始,鸟饲的眼睛就觉得离不开他。他的动作他的声音他的思路他的板书,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鸟饲的心里发着亮光。

  他在亲人出事的时候对一个陌生人动了感情,这不应该,这显得他很无情。但鸟饲克制不住,他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触摸他,了解他,抱住他,抓紧他,不放开他。他甚至感到自己将失去亲人的悲痛和这位警员因为营救失败而展示出的悲痛融合在了一起。冷风穿过小池的身体来到他面前,一份满含悔恨的苦涩席卷了他。鸟饲品尝到血腥味,不止一种心痛在折磨着他。

  望着那人离开的背影,他不禁想到,如果现在有风从自己身体中穿过到达小池的身边,他只希望风所带去的是暖融融的,令人感到舒心的味道。

  鸟饲诚一恋爱了,在这个寒冷的天气里。

  他开始寻找这个人的踪迹,开始尽可能地将自己的工作扩展到小池的身边。在他制造过种种相遇,沟通,共事之后,这个人终于在他成功调任警视厅的那一天冲他露出一个微笑说:“您怎么来这了?”

  鸟饲一时有些怔愣,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喜欢的人礼仪周到,温文尔雅,哪怕是伤心都宛如冰面下的溪水一般不声不响,若不是正好起风,他连那丝苦味都未必尝得到。此刻这人却一副被深深伤害后勉强坚持的表情,铁青的脸色任谁看了都要问一句“没事吧”。

  “您还好吗?”他这样问道。

  一仓正和,他今后的上司在这时赶来,他拍拍小池的肩膀,介绍道:“鸟饲诚一,小池你见过的,他是一课新上任的补佐官,今后你们合作的机会很多。”像是特意提醒一般,鸟饲注意到一仓捏紧了小池的肩膀,“鸟饲补佐官是个性格很好的人,跟这样的人相处起来应该不会太难的。”

  自己性格好吗?鸟饲想着他起码不会把小池惹到面色不善成这个地步的。

  “请多指教。”伸出的手指很僵硬,并且松松一握就放开了,鸟饲再仔细看了看对方,觉得他全身都紧紧绷着。

  究竟出了什么事。虽然心下疑惑,但作为新来的人他也不好多问,只能在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里多方探听。

  “交涉课最终还是气数已尽啊。”

  “可不是,课长代理带头不服课长,解散是早晚的事。”

  “不过这两个人调走一个说不定也能保下来,按业绩算交涉课也是本厅门面来着。”

  “啊啊,走的一定是那位课长代理吧。”

  “说的是呢,真下课长背后关系可不少啊。”

  交涉课的人员名单他记得清清楚楚,只消午休的几句话,鸟饲就大概搞明白了早上他心心念念的人出了什么事。

  看来当年的事情让这两位警员彻底闹掰了,鸟饲转着手中的笔,出于一些见不得人的心思,他多少为此感到兴奋。

  今天小池茂的脸色直到下班都不太好,他连走路都是跌撞的。鸟饲不慌不忙地跟在他后面,保持着一个能自由把控的距离。

  小池去了一家酒吧。

  这个目的地有点难为鸟饲,时间还早,酒吧里的客人肯定不多,现在进去小池一定会起疑心。他一边注意着酒吧的动静一边在附近买了张报纸,靠在酒吧门口的墙上看。等到天完全黑下来,第一拨客人离开之后,鸟饲才慢悠悠地晃进去,一进门就看到了明显呈现出醉态的小池茂。

  啊啊这场面真是太不像话了,鸟饲在小池身边坐下,意识到身边来人的警视厅本厅搜查员,交涉课课长代理小池茂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鸟饲,那认不出人的迷茫眼神毫无警察的威严。

  “小池先生,您怎么自己在这呢?”他拿过小池的杯子喝酒,把自己灌到神志不清的人右手覆在杯子上,一并跟着到了鸟饲嘴边,有点发凉的手指接触到鸟饲的皮肤,几乎是在叫嚣着自己的存在感。

  “啊,鸟饲补佐官。”终于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谁,小池这样连名带官职的称呼他。

  “您叫我诚一就可以了。”他试探着小池醉酒的程度。

  对于鸟饲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小池露出一个醉汉常有的笑容说:“诚一补佐官。”

  “叫我诚一就可以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那——诚一先生。”

  勉勉强强,听着还挺舒服,鸟饲不再在称呼的问题上追究,他向调酒师点了两杯酒,装作随意地问小池:“您经常来这里吗?”

  “第一次来哦。”

  “第一次来就喝这么多,是遇到烦心事了吗?”

  “……”这下小池不说话了,他低着头,双手握着酒杯,看着那半阖的眼睛鸟饲一度担心他会就此睡过去。

  好在没有。

  “……结……了。”

  “您说什么,我听不清呀,请大点声吧?”鸟饲将手搭在小池肩上,变成一个安慰或者说搂抱的姿势,他贴近小池,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最温柔的语气问道:“您在说什么呢?”

  “该结束了。”

  “和谁呢?”

  “工作,工作,工作……”一连重复着词语的小池像是在酝酿着,鸟饲维持着这个姿势碰了碰快被那双手捂热的杯子,清脆的响声像是摁下了开关。

  “真下先生,也该结束了。”

  “我的本领都是他教的,真下先生啊,你不要看他那个样子,这个人的脑子,”小池抬起头冲鸟饲指了指脑子在什么地方,“这个人的脑子很厉害的!”

  究竟厉害在哪里了,鸟饲撇着嘴喝了口酒。看到他的动作,像是误解了要比赛一般,小池也喝下一口。那孩童般慌张,不服输的样子逗得鸟饲想笑。

  “我一直是个和电子产品打交道的家伙,理解我的人不多,真下先生却能明白我在想什么。他信任我。”这回小池又给鸟饲指了一下信任应该生活在人体的哪个器官,他戳着自己的胸口,越说越大声:“信任,信任有多重要你明白吗?”

  “多少明白吧。”

  “多少明白可不行,真下先生啊,真下先生是让我完全明白的人啊。”

鸟饲深吸一口气,警告自己冷静下来。

  “这样的人为什么说结婚就结婚了呢?”

  嗯这理由很多啊比如恋爱时间足够长了碰到喜欢的人了父母催了自己寂寞了退一万步讲结婚好升迁嘛……嗯?

  鸟饲扶正小池的肩膀,问道:“真下课长结不结婚对您很重要吗?”

  小池试图挥开鸟饲的手,奈何自己的力气在酒的作用下显得更微不足道,便放弃一般地苦笑着对鸟饲说:“您在……说什么呢,真下……先生,真下先生结婚,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不仅是有关系而且是有大关系吧。

  “您喜欢真下课长吧?”

  “喜欢?啊……那种东西怎,怎么可能!”小池笑着摆手,他将自己手里的酒全部喝光,示意再来一杯。店员看了鸟饲一眼,得到允许后才将小池的酒杯再次添好。

  鸟饲看着闷声喝酒的小池,在心里回忆着真下的方方面面。

  “我真搞不懂,您喜欢上他哪点了。”他最终还是皱着眉头问了这句话。

  小池像是没听到一样地自顾自嘟囔着听不懂的醉话,鸟饲看他一会高歌一会低吟,在长久的胡闹之后,他又陷入到静默里,鸟饲耐心等待着。

  等到他们换上一起喝的第三杯酒时,他听到一句带着哭腔的回答:“也许从一见面就开始喜欢了。”

  这句话带着十足十的感情,音量不大,飘进心里却觉得每个字都能滴出水来,鸟饲喝干净自己的酒,觉得这世界真不公平。

  “不早了,我带您回去吧。”

  完全不能靠自己站直的小池就这样被鸟饲拖进了酒店。

  “真是,太不像话了。”看着缩在床头紧紧贴着冰凉墙壁的人,鸟饲抱怨着,稍稍有些气恼。
  他本以为他喜欢的人有着和顺的脾气和不屈的品格,本以为自己是为他的勤恳和认真所打动。然而这眼前的人跟哪一条都沾不上边,还在刚刚告诉他,说对一个怎么想都不如他的家伙一见钟情。

  这可是一见钟情!这可是注定了要先认输的一厢情愿的感情!

  鸟饲摸着自己的良心对天发誓,即便是气到这个地步,他依旧喜欢小池茂。

  只要他不再提真下正义。

  他将在床上蹭来蹭去的人抓在怀里,打算帮他从西装里解脱出来。

  脱鞋很容易,眼镜怕压碎了一早就被鸟饲放得远远的,脱外套领带也还好,甚至衬衣的扣子也解得比较顺利。然而就在鸟饲要把这个醉醺醺的大男人从最后一层上衣衣料中解放出来的最后一刻,小池突然缠上了他。

  不是拉扯着衣服不肯脱,也不是剧烈呕吐这种令人尴尬的情况,小池只是脑袋一歪,双手绕着衬衫抱住了他。

  抱住了没完,额头还非得在鸟饲颈窝里蹭两蹭。

  在这说句题外话,古往今来为什么那么多传奇故事愿意用一见钟情二见倾心的题材来构思,为什么人民群众对此类作品百看不厌,不就是因为这种在短时间内汹涌澎湃的热情足够淹没当事人的所有理智,让他哪怕是盯着摔在泥里的心上人都觉得这是天仙下凡,恨不能紧紧抱着干柴烈火永不分离的桥段能让所有人肾上腺素飙升吗。

  作为一个年方二九,身强体壮,爱好拳击和潜水的时代好青年,面对一个半裸身材,脆弱尽显,朝思暮想了快两年,见第一眼就爱上了的人,这要没点生理反应鸟饲绝对得去看看医生了。

  但这事要真干完了他也怕小池第二天早上拿着律师函扇他一巴掌或者直接从楼上跳下去……

  等一下等一下,鸟饲摇摇头,就目前所知这个人应该还没这么不堪一击。他扫着小池的后背,把身下的毯子拽上来盖到他的肩上。

  小池的突然动作只进行到双手环腰就没下文了,一时也没想出进不进行下一步的鸟饲只好跟他一块抱好了坐着。他闻着小池发丝的味道和冷冽的酒气,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面倒是两种思想打成一团。一个说鸟饲又没喝多少这工具齐全气氛正好干嘛不将错就错一气呵成,一个跳着脚地骂这哪叫将错就错分明叫故意犯罪。

  听着哪边都挺有道理的哈。鸟饲做了几个深呼吸,觉得为了大局着想自己还是去冲个凉比较好。
  结果小池偏偏就在这时候开始了后续的动作——咬住了鸟饲的嘴唇。

  不是亲,也不是不小心碰到了,是目的明确用力干脆的咬。

  鸟饲眉头一皱,差点就把小池给推开了。

  不推开有不推开的好处,万一这醉晕了的人再一使劲把他给整破相了那真不好交代。但是与此相对的坏处就是小池开始变本加厉——吮吸鸟饲的下唇。

  鸟饲脑子里的最后一丝清明是被眼前人的眼泪唤醒的。

  “您怎么哭了。”挣扎了好一阵子,一个接吻好像弄得千般缠绵一样,鸟饲再次扶正小池的身子,他看进小池的眼里,发现那双眼睛明明白白印着他的身影。

  他忍不住去擦那滴泪水:“您认出我了?”

  小池点点头,又摇摇头。

  鸟饲被他搞得无奈:“是认出来了还是没认出来?”

  这次的回应是点头,附加一个沙哑的“诚一先生”。

  这一连串的行为要是放一个小姑娘身上,杀伤力基本就和朝人心口上打了一枪差不多,放在一个长相精致的男人身上,也就相当于甲子园投球手投出的球砸到人脑袋上一般。但要是这事放在鸟饲诚一喜欢的小池茂身上,别人可能体会不到这种心情,反正鸟饲是觉得他眼前心上所有管着理智的那些神经全部“轰隆”一声被炸得丁点不剩。

  不过好歹口袋里还揣着本警察手册呢,鸟饲叹了口气,想着做人真不容易,老天作证自己下面还遵从生物本能地坚挺着。他认真地看着小池,一字一句地问道:“您知道我是谁,那您知道您在干什么吗?”

  那双湿润的眼睛红得像受惊的兔子,见小池毫无回应,鸟饲继续说:“您说您一见面就喜欢真下课长,我一见面就喜欢上了您。”

  小池的眼睛睁大了,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清醒。看他这样,鸟饲停了一下:“您不知道这件事,就像真下课长不知道您的心思。”

  “您之前做了什么,做的时候在想什么,我不追究了。”

  “我喜欢您,眼下我跟您在这种地方,只想继续做您刚刚做的那些事。”

  “但是在您点头之前,我不会动哪怕一丁点不该动的念头。”

  “所以,”终于说到最后一步,他逼近小池,“您只要给我一个指示。”

  他将小池的手——它们还都缠在衬衣里——拿起来放到自己胸口:“请让我有机会成为能让您完全信任的人,请您给我一个指示。”

  “请您同意吧。”

  他看着小池,像在做婚礼的宣誓一样,看着他仿佛朝圣一般带着期待和对未知的恐惧,轻轻地点了下头。

  他猛地扑住小池,全心全意亲吻着他。

【警視廳髙淸影像❤髙冷侽榊❤陽茪旔芞尐誏狗❤虐裑虐吢の僸斷噯纞❤】

  房间内的灯都关了,担心小池晚上会难受,鸟饲还是留了一盏双头灯。睡在靠近灯光的那一侧,摘掉眼镜的男人显得稚嫩而柔软。第一次和男人经历这样的事,小池看着被男人覆盖着的自己的左手,虽然感到疲惫,思路却变得清晰起来。

  鸟饲是个很体贴的男人,这从刚才的情事和善后工作上都能看出来。按理说自己这算是被诱奸了吧,但是提不起愤怒的情绪,不想对鸟饲诚一生气,这种想法在小池心底顽固地生长着。

  在高压的环境下工作,情感久久得不到抒发的日子已经过够了,不想要回到那样不开心的生活,他蜷起手指,随着自己动作的变化,鸟饲的手掌无意识地将他已经蜷成拳的手包裹起来,这奇异的让小池体会到想哭的心情。

  这个男人应该是真的喜欢他吧,在那混乱的场面里听到的一次又一次告白,还有在自己率先惹火的前提下依旧保持的尊重,小池重重闭上眼睛,用心倾听着身边清浅的呼吸,那带着一些呼噜声的小幸福正通过听觉传达到他的心底,似乎能闻到一种让人感到安心的味道。

  鸟饲是一见钟情也好,故意灌酒也好,技巧生疏也好,都不重要了。在眼皮越来越重的过程里,小池翘起一边嘴角。

  在今天之后,他需要做的只不过是将错就错地去重新爱上一个人,重新开始一段让人愉悦的感情。

  


  


评论(4)
热度(3)

© 追鸿 | Powered by LOFTER